真正的门萨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大上

新闻中心2019-09-07 23:29:19
0

在门萨这个圈子里,有会员把高智商俱乐部比喻成“180俱乐部”:一群人里面身高高的人自然看得比较远,但高不一定意味着擅长打篮球,即使擅长打篮球也不一定能够成为MVP。他们中的多数并没有身怀远大志向,相反地更单纯,专注于满足自我,收获生活中实实在在的小幸福;孤独、单身、懒惰拖延症、人际关系勾心斗角这些问题,他们也一样有。跟普通人相比,他们反应更快、兴趣更广泛、思考更理性,但聚会的时候,男生们也会讨论辣妹,女生们也热爱星座、美容化妆的话题。是的,正如这群“门萨人”不约而同向记者强调的——自己也是普通人,加入门萨只是多了一个交流的朋友圈而已。

据门萨中国俱乐部提供的官方数据,目前约有30位成员居住在广州。他们当中,有的是金融高管,有的是公务员,也有家庭主妇,学生则占了一半左右。非官方的小型聚会成了他们“智慧碰撞”的最佳时光。不过,聚会的内容也无他,吃饭、保龄球、K歌、泡吧。与智商能够扯上些许关系的,也许就是那个桌游和密室游戏。某天,当你路过中信广场的星巴克,或者太古仓的某个酒吧时,跟你一同刷着微信尝着拿铁的那位帅哥美女,或许就是我们心中敬仰已久的高智商精英——“门萨人”。

中信广场的星巴克,成了他们的临时办公室

曾任一家纳斯达克珠宝公司CEO,现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商英学院任教,也是门萨俱乐部中国区副主席的美籍华人徐锡文正在广外考试中心附近寻觅一处办公场地作为“门萨中国”的办事处,在此之前,中信广场的星巴克就是他们的临时办公室,他和他新聘的两名工作人员经常一待就一个下午。

作为广州金融区的核心之一,这个1997年落成的写字楼建筑群对外属性浓厚,租户囊括使领馆、大小外资企业、涉外学校和外国政府部门办事处等机构,其本身的酒店式公寓和周边聚居着外企职员和外商,街巷林立着洋溢各国特色的餐厅、酒吧和超市,路边摊的小贩也能用英语吆喝叫卖。

平时,这家星巴克里坐满甲方和乙方、创业者和投资人,城市精英的气息在此一张张棕色木制圆桌间聚合碰撞,也恰如其分地见证了绵延60多年的英国顶级智商俱乐部门萨在广州的新出发。

太古仓酒吧聚会、K歌、密室游戏,费用要AA

对于大多数母语不是英语的国家,门萨无法回避语言带来的阻隔。按照“全球2%的高智商人”的录取标准,中国有近3000万人符合条件,可这里面学习英语,能熟练使用英语交流的人并不多。2013年,陈文锦成立了只讲中文的高智商俱乐部“胜寒”,在门萨基础上吸纳会员。他表示,“胜寒”取自苏东坡《水调歌头》“高处不胜寒”,寓意由众多高智商会员组成俱乐部。

跟门萨相似的是,“胜寒”一半的会员也是学生,另外一半由公司高管、科研人员和公务员等组成。陈文锦和他的高智商朋友们,经常在太古仓某酒吧聚会,平时爱好也是聚餐、卡拉OK和密室等活动,朋友中有的从地产界激流勇退开一家小店安然度日,有的在对冲基金工作年薪近百万,有的热衷攀岩、登山等一切刺激的极限运动,有的醉心学术研究在中科院任职,有的在父母喜闻乐见的“警察医生律师公务员”职位上待着,私下里大肆发展自己在艺术、棋牌甚至电子游戏上的兴趣爱好。

比起年轻人领导的“胜寒”在社会各界的活跃,50岁的徐锡文对与“门萨中国”发生关系的活动十分谨慎。除了考试费和年费,门萨不收取会员任何费用,活动无论是体育、聚餐、桌游还是密室游戏产生的费用都由参与者AA 。他表示,“要秉承高质素交流平台的精神,不需要聚集太多人,会员的活动内容也不是我们最关注的点。”

“有一位会员是就读于培正中学的孩子,智商非常高,那些智商130的人要做3分钟的题目,他略扫一眼就能够给出答案了”。于是他认为,聪明人中的聪明人需要更好的交流圈。“门萨门槛是智商130左右,对于智商超过150的人而言,这些130左右的人跟普通人区别不大,不能达到高质量交流的效果。”陈文锦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无论是相亲节目还是用脑节目,只要形象相符就参加

“胜寒”在中文世界里的知名度比门萨似乎还要流行,他们更容易吸引到热播电视节目和商家的关注。陈文锦和他的会员们就曾多次接到过来自《非诚勿扰》、《最强大脑》、《没完没了》等热门电视节目的邀请,参加节目录制和媒体采访,也正在与好莱坞某大片的本地宣传活动洽谈合作。他表示,由于俱乐部是非营利性质,这些“商演”并不收取费用,衡量的唯一标准是是否与俱乐部形象相合。

未成年人,no way!因为,酒精是一项不稳定因素

为了趋避参加活动可能带来的风险,未成年人不得参加门萨会员考试,所有官方活动也不得出现酒精,“不招收未成年人,是因为他们不具备成年人的行为能力,参加活动很可能需要家长或监护人的陪伴,我们无法照顾他们或对可能发生的风险负责。酒精也是一项不稳定因素——比如大家聚餐完想去唱K,要点啤酒,我们马上就地宣布官方活动结束,之后由会员自己负责了。”

对于会员获取会籍后,在社会上参加的一些商业活动,徐锡文持宽松的态度。“只要不使用俱乐部LOGO,不以官方名义发言,不伤害俱乐部利益,遵循法律和道德良俗,”门萨欢迎会员以个人名义成立组织或活跃在媒体上,“对俱乐部品牌多少也有宣传的作用。”

真正的门萨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大上

这是一个高智商的群体,生活中的他们是什么样子?他们都是上学时的优等生吗?他们加入门萨是为了结识对自己有用的人?兴趣爱好也都是健脑益智类的吗?答案将会令你惊讶到“O”嘴。

高智商并没让他成为学霸,从小就成绩一般

陈文锦出生于传统的揭西人家庭,家中有四名兄弟姐妹,他排行第二,热闹的家庭却没有能填补高智商带来的孤独感。在加入门萨以前,他经常感到跟身边人难以交流,找不到共同语言。

在采访当天,这位小个子的广东男生穿着白色短袖T恤,干净如新的一样,随身的长方形黑色公文包款式老成,却佩戴年轻人最流行的细黑框眼镜,玻璃镜片后面的眼神沉静专注。

他反应极快,习惯于掌控谈话的主动权,小动作和语气词很少,谈话风格显得强势而理性,即使在他依照西式礼仪习惯为女生推门让路的时候,仍难免让人感到一股疏离和冷淡。

高智商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学霸,反而从小就是个成绩比较一般的孩子,在家人的期望下勉勉强强考上个大学。他并不喜欢接受学校的教育,认为学校的课程进度太慢,也不觉得读书有什么作用,“我们这种人主要分两种,有的成绩很好,有的辍学或者在家自学,成绩好的也不用花很大功夫,都挺懒。”

他的兴趣点很广泛,除了政治经济军事以外,主要集中在科学和哲学。在新浪微博上,他较少主动发言,但每天浏览很多信息,关注了“科学松鼠会”、“果壳网”、“谣言粉碎机”等知名账号,对网络热点“方韩大战”兴趣浓厚,哲学方面则爱好尼采、马克思的著作。

跟红尘男女一样,高智商人群同样面临着大龄单身、剩男剩女等问题,从目前的数字看,内部消化也很低效,共计约300人的门萨和“胜寒”内只有一对夫妻和一对男女朋友。

他说,“因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感情经历反而很单纯”。他笑言,因为对伴侣的要求非常高,对自己单身的现状也不觉得懊恼。“虽然我确实经验不足,但是追女孩这种事,我认为每个聪明的男人天生就会,关键是找到那个对的人,然后自然美妙地,从一而终。而不是追求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女性数量,那很肤浅和低级。我不屑于追求这种东西。”

在这个圈子里,有个性成了共性,感觉奇妙

灵犀是俱乐部里公认的漂亮女生,除了高智商,她还拥有浓眉大眼、圆润的鼻子和被称为美人标配的明显卧蚕。她从小就发现自己“理解力、记忆力比较强,做事情经常少劳多获,学生生涯里属于不努力但成绩还不错的人”。

早慧的她一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给予无限的理解和鼓励。“他们一直知道我很聪明,我觉得高智商这个属性是从小被长辈夸出来的”。加入门萨也并不让家人感到意外,都觉得有了个新圈子是件好事。

比起豪爽的传统北京大妞,她的性格显著表现出巨蟹座的特质,言谈温柔大方;比起许多高智商者的棱角分明,她更斯文有礼,待人接物处处流露着良好的教养,仿佛是古书里走出来的那种女孩,完全领会东方哲学的圆融和平衡精粹。学生中多数人总会有点偏科,她则文理都学得好,平时的爱好也是动态和静态参半,她喜欢读书、画画、舞蹈和慢跑,在外语和智力游戏上也表现不错。

在线上跟会员们交流一段时间以后,她参加了一次“线下聚餐+密室逃脱”的会员活动,去的人不多,但实际接触让她很开心,“目的就是交友,拥有一个蛮酷的圈子。高智商者在人群里通常会显得比较有个性,但在这个圈子里有个性成了共性,感觉奇妙。”

跟同龄女生们一样,她也情绪化,也有“女汉子”的一面,有时候冷静理性,有时候搞笑无厘头。毕业在即,对于将来的规划,高智商并不意味着高期望,她坦承自己不喜欢竞争,没什么事业心。“工作上做得OK就行了,最重要的是追求家庭幸福。带给身边人正能量最能给我成就感。”

高智商人群集中的门萨,事实上特别单纯

出生于制造业家族的徐锡文早年已经移民美国,于2007年在美国通过考试加入门萨俱乐部。因为门萨的智力测试不提供数字结果,在记者多次询问下他都表示无法告知自己的智商得分。但是,他的简历并不简单:曾在多家当地企业担任管理职务,后来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任职CEO。上世纪90年代回到中国,参与了宝洁打进中国市场、番禺制造业崛起等大事件。

目前在广外任教自称“已经进入半退休状态”的他身材高大健壮,语速略快,目测比实际年龄起码年轻10岁,身上既有早期移民特有的旧派君子气质,也有美国人锻炼有素的阳光活力。他参加的体育项目包括最考验技巧和心态的乒乓球,对耐心和持久力要求很高的城市马拉松,以及讲求团队精神的极限飞盘,还有高尔夫和保龄球。他认为,在影响个人能否取得成功的因素中,高智商并不起着绝对的作用。高智商人群集中的门萨,事实上特别单纯,跟社会上打篮球、爱跑步的爱好者组成的小团体并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给广外学生讲课,他还频繁在华工、大学城和一些CBD中的外语培训机构讲课,主题五花八门,有介绍门萨,也有营销学、生涯规划等等。

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地球,是个名副其实的“世界人”,国与国的界限对他来说已经看得很淡。即使没有从香港飞到伦敦喂鸽子的经历,却真的曾为参加一场飞盘赛从美国飞赴金边,上个月在澳大利亚海滩欣赏落日,下个月又到了德国观看世锦赛,下下个月就来到日本、印度、拉斯维加斯……曼德拉去世当天,他在微博上自问:“是否有那么高尚的精神,能够牺牲自己数十年的自由只为了让别人过得更好?”

他同时也是红十字会企业家服务队的一员,曾在汶川地震后赶赴灾区援救,也曾在潮南水灾后往当地运送物资。今年8月,他还将随服务队前往雅安跟进救助项目,“探望和帮助那仍然居住在帐篷里的一千名灾民。”

他在门萨的服务,也一直以志愿者的身份,没有领取报酬。关于自己作为来自“门萨国际”的空降兵遭遇一些本地会员的反对,他无意多谈,只一言蔽之为“众口难调”。他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能够使流着纯英伦血统的门萨俱乐部在中国落地生根,有效吸引到高智商人群的聚集,建立起稳定可持续的组织架构,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自由地交流。